快捷搜索:  as  as and 11  www.ymwears.cn  as and x=y

用借口粉饰贪婪——吉林省四平市人大常委会原委员王晓波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

原标题:用借口粉饰贪婪——吉林省四平市人大常委会原委员王晓波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

  王晓波,吉林省四平市人大常委会原委员、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原主任委员,四平市原环境保护局党组书记、局长。曾任白山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,四平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,四平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、局长等职务。2019年2月,他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,并被采取留置措施。同年3月,王晓波四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、四平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按程序被终止。随后,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、提起公诉。

  “王晓波隐藏较深、曾经历多个重要岗位,是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、不收手的典型。”四平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,王晓波被查处时,刚从四平市环境保护局调任市人大常委会委员、农业与农村委员会主任委员。他整日烧香拜佛,祈求平安,可最终还是难逃纪法惩处。

  提拔干部要酬劳讲回报

  “你们要懂得感恩,干工作是为党干的,但提拔你们、给你们办事的人是我王晓波。没有我,你们是个啥。”

  2001年10月,不满40岁的王晓波任白山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。4年后,被调任四平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。在这个被看作是“肥差”的岗位上,王晓波一开始也常常提醒自己:这个岗位和商人老板交往多、面临的诱惑大,一定要洁身自好。

  工作中,他也确实是这样做的。有自信、有能力、有办法,是当时同事们对他的普遍评价。

  然而,慢慢地,他头脑中的那根弦松了,尤其是看到一些学历、资历、能力都不如自己的商人老板开豪车、住豪宅、抽高级烟、喝高档酒,过着奢靡享乐的生活,越来越觉得自己的付出与回报并不相符,内心深处的杂念如野草般滋长。“直到后来,不管在什么岗位,他都把安逸享乐和个人利益得失放在首位。”审查调查人员说。

  他的变化,身边的同事看在眼里,对他的评价也慢慢变了:太自负、想法多、一言堂。

  2012年3月,王晓波任四平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、局长;2016年10月,任四平市环境保护局党组书记、局长。“职务高了,权力大了,按说责任也应该更重了,但在王晓波身上只见权力、不见责任。”曾与他共事的一名干部介绍说,他愈发强势霸道、说一不二。

  “班子成员大多是我推荐的,论资历无人能与我比。”基于这一想法,王晓波彻底把“民主集中”丢在一边。久而久之,他任职的单位通常是花钱一支笔、选人一句话、决策一言堂,而他也借机中饱私囊。

  据介绍,王晓波在市安监局、环保局任职期间,“送钱=提拔”成为单位里的潜规则。“每逢单位人事调整,他就会提前放出风来,一些追名逐利之人便会提前活动。”审查调查人员说,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,“你们要懂得感恩,干工作是为党干的,但提拔你们、给你们办事的人是我王晓波。没有我,你们是个啥”,全然忘记了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。

  一些人摸清了王晓波的想法后,便投其所好。而那些凭借个人实力和工作成绩获得提拔的干部也不得不送上“感谢费”。

  在王晓波被留置后,一名干部主动向组织交代,他说:“我被提拔后,非常感谢组织的培养,想以更多的工作热情和成绩回报单位。但王晓波会上、会下,走廊、食堂,见面就说我不懂感恩。后来,我只能拿钱向他表示‘感恩’。”

  在王晓波的不良影响下,四平市安监局、环保局人事安排潜规则盛行:提拔干部不是看业绩,而是看谁有关系、谁敢送钱,一心一意干实事的干部少了、心浮气躁一心想提拔的干部多了,严重挫伤了干部工作积极性,污染了部门政治生态。王晓波接受审查调查后,四平市安监局、环保局以及下属单位共有42人主动投案、交代问题。

  醒悟后的王晓波忏悔道:“我提拔过不少干部,大多都收钱了。正常调入甚至是聘用一名临时工也收钱,真是太贪心了。”

  一心只想谋更大的利

  “找我办事的都是多年朋友,给我送钱是感谢我的帮助,要是不收,就得罪朋友。”

  鱼为诱饵而吞钩,人为贪婪而落网。王晓波在金钱至上观念的影响下,一心只想着“以组织的权、结自己的缘、谋更大的利”。

  他变项目为“钱匣”。据审查调查人员介绍,2008年至2012年,王晓波在任四平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期间,牵头负责双辽市土地开发整理项目,他借用长春某建设公司、吉林省某建设公司资质,先后承揽了双辽市7个盐碱地改造工程,从中获利数百万元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